冬烘

向往你4

 

事实上樊振东并没有去找林高远。他想了想,高远能干出这种事必然也准备好了一套理由。无非是“我是为了你好早日追到雨哥帮你满足全校好多女生的梦想”之类的话。

他不是没有触动,他感谢高远。

因为林高远时常提醒着他一个事实——他对周雨一直抱有希望。

很多情况下他都忘记了这件事。现实的压抑和冷眼,他没有足够的能力去面对那些会让人万劫不复的后果。他不是懦夫,他不想让周雨不好过。一点点都不行。

 

 

可是林高远这个缺心眼的打来了电话专门来求小红花,在手机那头十分得意地说,“今天我可是神助攻,看看吧我这一记擦边球是不是刚刚好。”

 

 

 

“苦逼的暗恋没有好结果。”

高远拉着樊振东,“别扔。女装是COS社团里的我明天要还的!”

“就你破事多,无聊就去看看高数别来掺和我们之间的事情。”樊振东把衣服扔到林高远的床上,冷漠地看着他。

“你以为我没事干?我为你好你不知道?什么叫掺和。啊?”

“你就是烦。我自己的事自己不会解决吗。”

“解决个屁啊。等你解决的那一天你雨哥孩子都有俩了,”高远越说越委屈越气愤,往椅子上一站,居高临下地吼起来,“我告诉你樊振东你别不知好歹,这件事你搁到别的人身上你看看谁会管!以前你喜欢周雨什么事都和我说我都没嫌烦还安慰你给你顺毛,现在周雨没追到还翻脸啦我可没见过这么拆桥......”

林高远戛然而止,嘴巴保持刚刚发言的形状像是被塞住了一个隐形的鸭蛋,他一只腿站在椅子上,另一只撑在书桌上,看上去像一只充满战斗力的雄鸽子。

周雨推开门,目光和他接上。然后看着愣在一边的樊振东,转身就走。

 

 

“愣着干嘛快去追啊,趁热打铁乘胜追击你下半辈子的幸福就靠你自己啦!”林高远对着小胖屁股就是毫不留情的一踹。

 

周雨没有走远,他站在宿舍的楼道里。夏末晚上的风有点凉,从一边吹到另一边。他还没从刚刚听到的话里缓过神来就已经停下了脚步。

而他身后的脚步声很快向他逼近。

 

“雨哥......你怎么过来了。”樊振东开口。

“想起点事,就来找高远,顺便接你回去吃个饭.....”周雨笑着。

“那你也已经知道我喜欢你这件事了吧。”

一记直球,让周雨语塞。

“我想问问你,对这件事是怎么看的。”樊振东看着他,脸上虽然还带着点婴儿肥,但眼神坚定而不容抗拒。

“我其实......也喜欢你的。”

周雨微微侧过脸。

如镜中花,水中月。

倘若说樊振东是年少孤勇,不怕阻挡。那么周雨就是一只蜗牛,一场雨没有预兆地下,他不得已才探出头来,怕被雨淹没。

可是他看清楚才发现,那一场雨,还带来了小太阳。令人如此欣喜,如此庆幸。

 

雨后的小草在心上疯长,把那颗心脏顶出来给别人看。

 

 

 


向往你3

 

 

 

 

事实总是让人难以接受的,就像是体重秤上的数字、今年穿不下去年的裤子或者镜子里那张平庸无奇的脸蛋。但是亲眼见到总是要花一些时间来平复冲击的情绪。

 

在看见那个高个子女孩轻轻地吻上周雨的侧脸,而周雨没有一丝抗拒甚至一脸平静的时候,樊振东捏紧了手里的水杯,指尖在压力的作用下泛白,指骨像是要冲破血肉的束缚在树脂上留下一道愤怒的痕迹才肯罢休。

 

他咬紧后槽牙,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可是眼神却迟迟无法转开。他找不到一个恰当的理由去解释这一幕,他只想在周雨走过来之前把自己安抚好,按捺住心里那一头因为那一个吻从温驯小鹿变成长着巨角的愤怒地喘着气地像是要把谁撞死才能罢休的公鹿。他告诉自己,你一向很宽容。

 

这么多年了不是吗。你看你都忍了这么多年,何必就因为这一个吻而摊牌。或许,只是一个误会?

 

对,就是误会。

 

“胖儿,怎么了这是。脸色不太好啊?”周雨一边小跑过来一边问。

 

“没事,就是有点热。”樊振东对周雨笑着,好奇又不甘的猫爪在喉咙里挠来挠去。

 

“雨哥,刚刚那个女生是谁啊。”他把水杯放进书包里,装作那么随意一问。

 

“哪个女生?”周雨有点懵。

 

“就是往你脸上打啵的那个。”书包里的书乱了。理一理吧。

 

“噢。那个女生啊。”

 

“嗯。就那个。”书包肩带的长短好像不一样啊我得调调。

 

“是不是特好看啊。那女生。”

 

“好看。”个鬼。隔那么远我能看清脸就有鬼了。樊振东直起身,看着周雨,“我看见那女的亲你了,你说吧,是不是和人家好上了。”他摆摆手,阻止周雨的开口,“好上就好上吧,你也不和我......们说一声,你看这多不够意思。”他扮成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指责周雨,浑然看不出其他意思。

 

“什么和什么啊,”周雨拉住小胖,“要有女朋友我能不和你说吗。”

 

看看人家真的准备找女朋友了。

 

“我们俩什么关系啊,我还给你换过尿布呢。”

 

我被你看光了所以你要负责啊雨哥。

 

“可人家不是女生啊,那是高远啊,你认不出来?”

 

......怎么突然就想搞死林高远呢好奇怪。

 

樊振东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心里给高远记了一笔,他反手拉住周雨,另一只手拉着周雨的衣摆,“我看错了行吧。我的错。”

 

周雨哭笑不得,“我又没怪你。正常人都得问上一句,你有什么错。”

 

他突然话锋一转:“倒是你啊胖儿,没女生向你告白?”

 

不都是因为你。全是因为你啊,你要是和我在一起不就好了吗。樊振东偏过头,看着远处的钟楼,“没有啊。”

 

不知为什么周雨心里一松,不知所以然地庆幸。

 

“不打算在大学里谈恋爱?”

 

“雨哥你不也没谈么。”

 

“倒也是,这种事急不得。”周雨干笑。

 

“没事的话,雨哥我回宿舍了。等画完图晚上再去你那里。”樊振东牵了牵周雨的手。

 

“好的晚上炖小排骨。”周雨沉浸在弟弟牵小手的可爱里面。

 

而他的弟弟现在一心一意只想回宿舍搞死他的另一个弟弟。

 

 

 

 

 

 

 

 

我诈尸了。抱歉。

 

 

他们确定关系是在一个阳光十分美丽的下午。

 

周雨还记得那天的风很暖,轻巧地拂过街角的落下的梧桐叶,慢慢的划着圈来到他们的身边。带着焦糖的香气,调皮地吻过他们的脸颊,又跑向远处,让人心动又无奈。他们坐在公园的木长椅上,没有牵手,只是并肩坐着,也没有说话。似乎心中所想的千言万语就变成了此刻的相伴,不再强求其他的什么。

 

有些人啊,哪怕只看着他,也会觉得满心欢喜。

 

几只松鼠支楞着耳朵跑过他们身边,小步调太急,有个倒霉蛋掉了一颗松果,在不远处张望。樊振东弯了下腰,拾起松果轻轻地抛了过去,小倒霉蛋稳稳接住,一蹦一跳地跑开。

 

这只松鼠像极了你小时候。

 

哪里像啦。

 

每次我塞零食给你啊,你就像那只松鼠一样,大眼睛看着我,眨也不眨。声音软软的,说谢谢小雨哥哥。多可爱呀。

 

我现在不可爱吗。

 

可爱。我们胖儿什么时候都可爱。

 

周雨凑过去,在他的可爱多的脸颊上小心翼翼落下一个吻。少年的脸颊柔软而温暖,带着一丝丝牛奶的味道,香香滑滑的。周雨迅速抬起头,假装看四处的风景,脸上一片云淡风轻,心里的小人却拿着鼓敲着锣,心跳的声音在耳边放大,一下又一下,紧张又欣喜。耳尖粉红着,在阳光下有些透明的干净。

 

他想说些什么来掩饰自己的慌张,让跳草裙舞的小人消停下来。我知道我喜欢胖儿啦,你不要再跳啦。周雨对小人说。

 

樊振东侧着脸看周雨一脸不安又雀跃,突然想起妈妈说过,要礼尚往来呀。

 

他掰正周雨的肩膀,慢慢凑了过去,啾,在唇上印了一下。

 

樊振东没有闭眼,他感觉到周雨清浅的鼻息,他看见周雨的棕色睫毛在余晖的沾染下带着耀眼的金色,清澈的眼瞳里带着像是湖面水纹被风吹起的波光粼粼。他移开唇,脑袋抵着他雨哥的脑袋,感受着对方的温度,安静的看着他的眼睛。

 

看见了他们的过往。

 

和让人想永远藏在心头的旧事。那些美丽又让人心疼的时光,跋涉过几番,来到面前。

 

喜欢就是喜欢呀。

 

樊振东总是这么说。他喜欢周雨,可是他雨哥总是不知道,老是把他当作小孩子,摸着头顶,温柔地哄着他。越是温柔,他越是难过。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他不想再记起。大概是好的吧,不然怎么有现在的欢喜。

 

好喜欢他的小哥哥啊,喜欢他细软的头发,笑起来有细纹的眼角,清削的锁骨,干燥微凉的指尖,还有那一颗用力跳动的心脏。那里住着他所爱之人的灵魂。他是那么喜欢他,想把世界都给他。

 

我喜欢你。

 

樊振东眨了眨眼,有太阳到月亮那么多。

 

周雨闭上眼睛,感受着对方额头的温度,暖暖的阳光烘地身上暖暖的,不想动弹,只想和他的小胖这么靠着,走过一辈子。什么都不想管啦,就这么一辈子。

 

 

 

 

我也喜欢你。

 

是从太阳到月亮再回来那么多。

 

 

焦糖味的风又回来了,盖着两个少年,想要和彼此一辈子的少年。

 

END




 

 

向往你 2

灯啪的一下被打开,想象中的在黑暗处呆久而一时看到光导致的眼球的刺痛感并没有到来。

 

周雨的手慢慢从樊振东脸上移开,樊振东的睫毛上下刷过他的掌心,有点痒痒。

 

“不是让你不要喝酒吗?”

 

“我没有,是高远他们灌我的,”小胖眨眨因为刚刚吐过而显得湿润的大眼睛,“不喝他们有得说我怂了。”

 

“怂就怂吧,你喝了又吐不难受啊,”周雨把灌好的热水袋放在樊振东的肚子上轻轻揉着,“这么大了推酒还不会,以后可怎么办啊。你说你怎么不和高远学精一点呢,实打实的心眼。”

 

“这不是还有雨哥嘛,雨哥哪能不管我啊。林高远那是没有哥的孩子只能自力更生,我哪用得着和他学。”樊振东往周雨的怀里拱了拱。

 

周雨笑了笑,眼角有一道好看的细纹,“樊振东你就像个油瓶你知道吗,我到哪都得挂着你,重死了。”他一下一下的揉着,心里想这我家胖儿怎么这么可爱,喝多了也不闹,安安静静的。

 

沉默。

 

周雨想象的回话没有发声。他想自己是不是把话说重了,小胖还是个孩子,心思又敏感,可是小胖又不至于分不清玩笑和真话啊。他这么想着,怀里的人翻了个身,搂着他的腰,声音嗡声嗡气的传出来,“我减肥,你就挂的动了。”

 

周雨没有笑出声,只是眼里都是笑意。他是真的喜欢这个孩子,虽然比樊振东大不了几岁,但是他总是习惯把樊振东放在需要保护的孩子的定义上面。他从小和樊振东一起长大,当樊振东还躺在摇篮里面,他亲过那像糯米团子一样带着奶香的柔软的婴儿脸颊,大了些,他就牵着小小胖的手一步步慢吞吞地去看院里的兔子挖洞。

 

他迫不及待地想把自己喜欢和拥有的东西分享给他。

 

周雨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喜欢这个小孩,就是想放在手上捧着,把好的都给他,即使是在紧张的高三备考期间也不忘记把整理好的习题拷一份给高一的樊振东。

 

看我多喜欢胖儿啊。周雨这么想着。

 

樊振东抱着周雨的细腰,不太清醒,鼻尖是好闻的的衣物洗过后的味道,像他妈妈身上的一样。他是故意喝醉的,本来想趁机表白,可是吐过后又回来的脑子告诉他不可以这样。就算是借着酒醉的由头,可以在酒醒后推得一干二净,也不行啊。

 

这样一点都不庄重,对不上他小心翼翼的欢喜和美好的周雨。

 

少年总是藏着对未知的爱情的向往,像一只上下蹦跶的松鼠,毛茸茸的尾巴不时地撩过心尖,又好奇地往外面的世界张望,期待某一天一颗干燥美味的花生滚进来敲开门,开出惊喜。

 

“什么花生?胖儿你念叨什么?快起来洗澡。”

 

 

“没有花生,哥你听错了”,樊振东面不改色爬起来。

 

 

 

没有花生,只有周雨。

 

 

 

 

 

 

第二天林高远一副严肃正经又带着八卦的样子看得小胖想一本高数抽上去。

 

“说话。”

 

“那你昨晚上告白了吗?”高远一边瞅着四边的动静一边小声问着,十分注意保护小胖的少男心思。

 

“没有。”

 

“呵呵,”高远看着樊振东,“早知道昨天晚上赌点什么了,这样多亏啊。”

 

他翻了翻手里的草稿本,转头又说,“我真是急死了,昨天晚上都没睡好觉,盯着手机就等你发个短信过来报个结果,可是你和我说你没有表白。”

 

高远善意的摸了摸小胖的头,“我现在真想搞死你。”

 

高远弟弟表示他再也不想参与樊振东的计划了。

 

他是真的心累,这种知道又不能不说的感觉让人心里发狂,好几次他都想直接一个短信告诉周雨你家小胖从来没有把你当哥只想让你在床上叫他哥哥这件可能对周雨来说是新世界的事情,可是他没有。

 

因为他的前辈说过,事情是要搞的,但是要注意安全。就算再难受也要憋着。

 

林·不是搅屎棍·高·继续努力·远觉得自己肩负着很沉重的使命。

 

 

 


向往你 1


热。

 

几乎是扑面而来的热浪打上身体,像是凝胶一样入侵着每个毛孔让人无法呼吸。樊振东呼出一口气,转头问林高远,“你说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1

 

A市的秋老虎一向来的嚣张,闷闷热热的缠着人不好过,又不是夏天那样热的嚣张让人浑身舒爽的流汗流个彻底。然而大一新生开学没几个月的兴奋似乎没有受天气的影响,该怎么倒腾就怎么倒腾。

 

图书馆里开着中央空调,明晃晃的灯光照下来,刷了清漆的桌面反射着白光。

 

樊振东几乎没怎么费力就找到了周雨,他雨哥在哪里哪里女生就多。一半情况下前后左右的位置没人坐,女生全坐在旁边的位置,看书看累了就偷摸摸的瞄一眼周雨,打了鸡血一样又振奋起来。说实话,这种温温柔柔干干净净笑起来像小太阳的男孩子谁不喜欢哟。

 

樊振东很有先见之明的在幼时就喜欢上了他雨哥,就像葵花喜欢太阳,猫喜欢猫薄荷,下雨天喜欢檀香的温暖缭绕。是一种向往,想接近却又难以克制让自己冷静下来的情绪。他瘪瘪嘴,说不定是虫罐头和鸭嘴兽。

 

樊振东走到角落里,掏出手机给周雨发微信。

 

雨哥,你在哪里?

 

过了一会,周雨好像注意到桌上的手机屏幕亮了,解了锁飞快的回了过去。

 

图书馆,怎么了,有事,嗯?

 

晚上班里聚餐,我就不和你去食堂了。

 

可以,不要喝酒。

 

放心,不喝不喝。

 

樊振东看了看周雨的侧脸,换了左脚站着,靠在角落里。他本来是想坐过去的,不知为什么像那些小姑娘一样让心停在半路,又折回去。这该死的少男心啊。

 

是啊,这该死的少男心。林高远表示有时候真的想拍死这个小胖子。

 

比如现在别的男生忙着和新的漂亮同学打个招呼顺便认识一下,樊振东就盯着手机念叨着“雨哥晚上吃的什么菜啊和谁一起啊喝汤了吗去的哪个食堂肯定不是欣苑欣苑可难吃”之类的话。

 

我求你把那个身高和气场成反比的樊少皇还给我好吗。高远一脸复杂地看着他,忍不住拍上去,“出来吃个饭你捧着手机念个毛线,有本事你倒是发语音啊,磨叽磨叽的恶心死我了。”

 

“不发语音,要是他嫌我麻烦怎么办,多不好意思啊,”樊振东坐直了看着林高远,一副“你这小孩真不懂事怪不得还单身”的表情。

 

“哦你麻烦的时候你忘了是吧,怎么的你也打算对人不对事搞搞最不过时的双标啊,”高远瘪嘴,“想搞你也得让别人知道你的心思啊,天天像二八少女怀春在我面前像个宽面条一样扭来扭去像个怎么回事。”高远好气哦,是真的很气。

 

他和樊振东高中才认识,虽然缺席了小胖最关键的动心时刻,但是没有前情提要并不妨碍他目睹一朵叫雨吹的瓜子花的进化过程。一起上学等人放学假装偶遇什么的完全过时,樊振东的手段绝对高级啊。他约着和周雨刷五三真题。

 

当满心以为会看到发狗粮的画面的高远目睹了现场以后,他有一种想拔了这朵瓜子花的冲动。温柔又好看的小哥哥问他要不要一起来写题目,他呆愣愣的点头。后来在樊振东友好的注视下又急忙摇了摇头,开玩笑,以为是个高一的就和小胖一样聪明啊。

 

那时高远就觉得这两个人不一般。以后的事肯定精彩,所以本着看戏和助攻的心态他填了和樊振东同样的大学。

 

果不其然,一开学樊振东就以需要时间适应大学的由头跟着他雨哥,图书馆食堂跟着就不说了,周雨值班樊振东就搬着个小板凳坐在一旁安安静静的看自己的东西,遇见不认识的学姐学长也笑着打招呼,只让周雨觉得我家胖儿太乖了真可爱。一来二去认识周雨的人都知道他有一个礼貌又可爱的弟弟。

 

林高远已经准备好瓜子了,可是进度就这么停了,樊振东似乎并没有挑明的意思,还是像一个弟弟一样,懂事又乖巧。

 

高远有点难受,仿佛一个老农民看见水稻快熟了却停止了生长一般。所以,想搞事了。比如打点那啥,生长素还是脱落酸?不管了,能熟就好。

 

林·小天使·高·我真好·远感觉大事就是要有一个好的意图才能搞起来。







搞事情。

qq空间里的空间秀有一个人脸识别的功能,我就把继科杀神龙队的图片传上去了。

然后就这样了。

图1是继科。
图2是杀神。
图3是龙队。

神奇。

在桌上的草草。

SE01里好看的哥哥。